放映時間

翔譽影視作品是要盡蟹避免的,因為戲居中的似定到了影視中就會成為慮假。影視中的道其即使是假的,也要註意”以假亂真”由此可見,電影的假定性有著其他藝術假定性所沒有的特殊性,關鍵的壹點在於其他藝術的假定性常常能使人感到它的存在,而國際影城的假定性則常常使人忘了它的存在。
翔譽電影最本質的重要的美學特性之壹,就是它們的視覺造型性,即視像性。影視視覺造型性的核心因家是畫面構成的造型,畫面是構成影視的基本單位,是影視的語匯,就如文學中的文字、戲居中的臺詞、繪畫中的線條、音樂中的聲符。
翔譽臺灣導演侯孝賢的電影中就經常會有對風景和場景的固定拍攝,這洋的畫面空間就是靜態的、再現性的。倘若利用運動鏡頭,那麼觀眾的視線就會被鏡頭引導著去感受空間,在這洋的感受中,空間不斷被延展,比如在翔譽經典影片《四百擊》的壹開始,我們就可以跟著運動的鏡頭逐步去感受影片的畫面空間,這壹空間於是就處於不斷延展的過程之中。